鼎剑侯123 作品

第五章 制服的艺术

    

  激情过後,柳青青又是惊诧又是害羞,惊诧於自己内心的悸动,害羞於刚刚求爱的行为,“你身上有什麽魔力,”没头脑的来了这麽一句,看着夏木的询问的眼神又解释道:“我平常没有这麽~这麽…”

  “没这麽风情万种?”夏木好笑的拨开女人额头的碎发,“那是因为你爱上我了。”

  “嘁~脸皮真厚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  “没有~单身狗一个”

  “那你哪来的自信我会爱上你,66666”

  “你刚才的样子给我的自信呗~”

  “啊!去死…”仿佛是被揭开了黑历史,柳青青像小猫一样炸了毛,张牙舞爪的扑到夏木身上,两个人打闹了一阵,便互相搂抱着谈起心。

  柳青青是个东北姑娘,读专科,学校时候找了个家境不错的男朋友,毕业准备跟随男友来到南方,却因为男方父母原因被甩,找了份工作每个月一点点的钱,不够花,自暴自弃的做了这麽个兼职。夏木边听边思考着今晚的状况,他可不是个口吐莲花的人,实际上他性格比较内向,前女友也因此甩了他。同时长的也比较一般,更何况碰到的是一个见惯了形形色色男人的妓女,他不太可能因为搞了她两次就让她爱上自己,可女人的表现又确确实实的让他奇怪,若只是演戏,也没那个必要~逻辑上的种种纠缠搞的夏木脑门生疼,索性不去管它。回过神来,柳青青还再说着自己的“奋斗史”,夏木的眼神看向她伸长的双腿。

  柳青青的腿非常苗条匀称,腿两侧成一条直线竖直垂了下去,小腿在灯光下反射着亮光,纤细自然,倾斜成一道直线直至脚踝,白皙脚弓弯成一道性感的曲线,S型曲线的尽头是圆润的脚趾头,红色的指甲与白嫩的肌肤相衬,让人忍不住把玩。夏木感到口有些渴,伸手揽过一条玉腿,慢慢的抚摸。

  柳青青顿了一下,看着夏木开口道:“好看麽?”

  “好看”

  “想尝尝麽?”

  “想!”

  “让我做你女朋友,我就给你尝”,声音有些紧,柳青青的眼神有些认真。

  夏木没有看到侧後方女人的眼神,她的问题再次让夏木想起刚刚的悖论,手中没有停仍旧把玩着女人的美腿,随口回应道:“不行,你是我老婆”,说完便伸出舌头舔了上去。

  女人没有获得想要的答案,有些失望,看着伸长舌头在自己腿上来回摩挲的夏木,她半是气恼半时搞怪的将腿抽回一些,腿上残留的唾液在灯光下格外显眼,柳青青将脚塞到男人的嘴前,“呶~那给老婆舔舔脚”

  夏木丝毫不受影响,张嘴含住了她的脚趾,舌头在趾间穿梭,接着是足背,脚踝。柳青青有着惊讶,脚上传来的柔软感觉,让她下体一阵酥麻,想把脚抽回来却提不上力气,轻拍了一下夏木,“嗯~唔~变态,痒~”

  夏木不理会女人的反抗,自顾自的品尝女人的玉足,良久才放下女人的腿,一边拿着女人的脚给自己足交,一边带着狗腿的笑容对着柳青青讨好道:“脚太漂亮了,没忍住”,柳青青白了他一眼没说话,夏木又说:“媳妇儿,你有没有制服和丝袜?”

  柳青青被这一声“媳妇儿”叫的心花怒放,哼了一声才道:“有哇~想看什麽制服?”

  “空姐,空姐最性感!”

  “流氓,等着”,说罢起身走向衣柜,从里面拿出一身摆置好的空姐制服,摇晃着腰肢走向电视机旁边的立柜,屁股轻轻斜靠在上,一边带着诱惑的笑容看着夏木,一边穿着手里的丝袜,长腿翘起,脚尖绷直,黑色丝袜慢慢吞噬女人的肌肤,柳青青故意放慢速度,像是抚摸一样的扯起丝袜,丝滑的织物一直覆盖到女人大腿,长腿在黑色丝袜的印衬下更显修长和笔直。

  夏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美景,他已经不知道咽了多少次口水,目光贪婪且包含侵略性,青青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,傲娇的扬了扬下巴。上身身着白色修身衬衣,胸前高高鼓起一片,衣服跟随腰摆完美画出一条曲线,下身是天蓝色紧身包臀裙,裙子下摆只到大腿刚刚遮掩住黑色丝袜的蕾丝边,柳青青双腿交叉,臀部与大腿勾勒出一个蜜桃,让人忍不住去品尝。脚下穿了一双纯白色高跟鞋,双手戴着白色蕾丝手套,丝质手套直至小臂,脖颈中系了粉红色丝绸领巾,头上还有个蓝色的女士贝雷帽,整个人诱惑到了极致。

  夏木被眼前的美人惊呆了,荷尔蒙让他口干舌燥,赤裸身体仰躺在床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走到身前。女人得意的看着变成傻子一样的夏木,伸出手从男人的小腿一直滑到男人的胯下,握住夏木的阴茎。夏木的下体早已经高高耸起,奋力擡起头。柳青青将身子前倾,似乎相向男人索吻,夏木猴急的支起身子,却抓了个空,女人突然垂下头,伸嘴咬住了夏木的阴茎,含弄了起来。夏木大脑一片空白,本能的享受着女人的服务,擡眼看到女人蓝色的帽子在胯下摆动,白色手套扶住红黑色的阴囊,娇小的红唇吞吐着粗犷的阴茎,这是怎麽样的亵渎与诱惑,夏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阴茎挺起,大脑空白一片,乳白色精液喷涌而出,一股脑的射进了女人的嘴里。

  柳青青先是被这突然的喷射搞得有点懵,然後眼睛笑成了月牙,她没想到自己的魅力是如此的大,得意的用嘴承接着男人的体液,一连几次喷射後,她先是後仰了一下将精液吐在手心,然後再次张嘴含住阴茎,从根部到龟头挤压裹挟着阴茎,然後吮吸走所有从龟头吐出的液体,转身去洗漱台清洗嘴里、手里的东西。高潮过後阴茎分外的敏感,夏木被女人前後反复的舔舐搞得欲仙欲死,酸软无力的瘫倒在床上,感受着女人贴心服侍,他的心再次荡漾了起来。

  柳青青从洗漱间返回,看到摆成大字夏木:“老公~是不是很爽啊?可惜有些快呢!”,说完女人扑哧笑出声来。

  夏木脸有些红,毕竟自己刚才属实有些不堪,第一次做了快枪手,但谁能想到这女人穿了件衣服竟然变得那麽诱惑,天使与魔鬼,清纯与放荡集於一体,招架不住很正常,夏木心里安慰着自己。看着柳青青得意的表情,夏木扑了上去,将女人平放到床上,双手猴急的在丝袜上摸索,整个头埋在柳青青的遮着乳房的衬衣上。柳青青呻吟了一下,上身倚靠枕头稍稍擡起,任凭夏木摆弄,伸手抚弄着夏木的头发。她没有传内衣,夏木搜索了片刻准确找到了她的乳头,张嘴含住,唾液浸湿白色衬衣,衣服变的透明,乳头清晰可见。女人配合着男人的动作浮动身子,乳头传来的快感让她呻吟起来,“噢~”,眼睛微闭,全身心的享受男人的服务。唇舌向下滑去,一只大手罩住乳房,继续蹂躏着女人,小腹紧致平坦的下划线和高高翘起的屁股,点燃了男人的激情,夏木懊恼自己的忍耐力,自己已经看过、摸过、玩弄过这副身体裸体的样子,品尝过赤裸的肌肤,但是只是盖上一身衣服,又让自己精虫上脑浮想联翩,穿上衣服比裸体更诱惑或许这就是制服的艺术。

  夏木跪在床上直起腰,将女人的双腿拉到面前,细细打量,新开封的丝袜的味道混杂着沐浴露的香气铺面而来,嘴唇不由自主的贴了上去。绷紧合拢的脚趾被正个放入嘴中,舌头在趾头上舔舐,唾液将丝袜染湿,另一只脚放到下体上,女人善解人意的动着脚。不知过了多久,过足了瘾的夏木,终於舍得把嘴唇从女人的玉足上移开,顺着脚踝一路向下。舌头滑过膝盖,将裙子向上翻起,穿过大腿来到根部,男人第一次看到柳青青的私处。毛发稀疏主要集中在在小腹上面,发色是那种柔柔软软的淡褐色,居然让夏木觉的有些可爱,阴唇有些小颜色也很浅,有液体从里面渗出。夏木吮吸着女人的大腿根部一点点的向中间靠近,只能闻到沐浴露的味道,看来保养做的很好,夏木心里淫荡的想着,女人随着他的动作不停轻轻的擡起下体,想把小穴早点送到他的嘴边,夏木顿时玩心大起,舌头越过了沟底却没按照女人的期望走,转而绕向小腹,脸颊在小腹的阴毛上摩挲了几下,向另一侧大腿而去。女人有些失望也有些猴急,最後一博得想把阴唇贴向男人的嘴,夏木看到女人的动作贱兮兮的躲开,亲吻着另一侧美腿。女人闭着眼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却感受到了他的动作,心里突然涌起一阵落寞,她觉的男人并不想亲吻她的私处,想到自己在浴室里多次仔仔细细的清洗装扮自己的阴户,然而男人还是…自己只是一个妓女而已。女人心里委屈极了,她只是兼职,一个月才有几次,而且刚做这个没有多久,她并没有做很多次呀~好多女人出轨做的都比她多,越想越是委屈难受,索性放弃挣紮躺在床上不动了。夏木感到女人突然停止了配合,以为女人发现了他的伎俩,擡头轻看了一眼,发现女人侧着头咬着嘴唇看向一边,有些诧异。柳青青感到男人的舌头离开了自己的肌肤,知道男人想要插进来了,随即拧身去拿床头的安全套。夏木明白女人的动作却还是没明白女人的想法,但是也换不了许多,揽住女人双腿强行拽了回来,分开两条美腿,露出花蕊,吻了上去。

  嘴唇触及的区域湿滑柔软,淫水沾满嘴唇,舌头搜索到花心中央的洞穴,顺势进入到了里面,内壁更是光滑仿佛是另一张嘴,舌头上的味觉反馈大脑丝丝咸意。柳青青捂着嘴看着在身下劳作的夏木,心情好似过山车,眼睛变的泪汪汪的,她捂着嘴呻吟着,呼吸变的越来越深越来越粗,当舌头再一次舔上阴蒂时,她终於到达了顶点,快感遍布全身,嘴里胡言乱语起来。

  “啊!老公不要~”,“老公,我爱你”,“老公我要做你的奴隶”,“老公你太好了!噢~啊!!”

  男人并没有回应她,仍旧在亲吻着,让她的身体随着高潮一波波的颤抖。淫水喷涌而出,夏木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吞咽了许多,脸颊、胸脯、甚至小腹都被浸湿,夏木目瞪口呆的看着女人的颤抖的身体。

  许久,恢复的柳青青看着夏木狼狈的样子,爱意和讨好布满心头,她扑身过去,亲吻着夏木的脸,用舌头清理夏木脸上的淫水,夏木激烈的回应着,咬住她的嘴唇,将她压倒在床上。女人顺从的分开双腿,尽力开到最大角度,裙子卷到了腰上,夏木用下体在女人的胯下摩擦了几下,准确找到位置,插了进去。女人享受着阴道肌肤的亲密接触,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屈服让下体分泌了更多体液,她跟随着男人的动作摇曳自己的屁股,让男人的阴茎插入的更深一些,嘴里颤抖着发出呻吟声:“喔~!好大!啊~!啊啊!”

  床板随着男人的抽插不堪重负的发出咯吱声,淫水封闭了交合处的每一处空隙,随着阴茎的进出响起一声声“咕叽”,“咕叽”,发情使得女人的整个身体都呈现出性感淫荡的粉红色。夏木将她的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,抽插的间隔中不时的侧脸舔弄柳青青的脚,她的脚崩的笔直,脚尖善解人意的送到男人的嘴边,供心上人品尝。

  抽插了好一会,夏木望着柳青青脖颈间的丝巾,心里突然涌起亵渎的想法,脑海还没仔细幻想便自觉高潮即将来临,猛地抽插了几下,在即将喷射的前夕,抽出阴茎迅速顶在女人脖颈的丝巾上摩擦,几乎是瞬间在柳青青的尖叫声中大量的精液汹涌而出,喷到了柳青青的丝巾上、脖颈上、下巴上,还有些溅射到她的脸上。女人度过开始的惊讶没有生气,反而温柔的侧过脸,张嘴裹住夏木的阴茎,用力的吮吸阴茎中残留的精液。

  激情过後,打扫过战场的两个人始终都没有提安全套的事,或许两个人都想在这个夜晚放纵自己。时钟指向12点,窗外依稀听见夜晚的蛐蛐声和不时路过的发动机声,激战许久,体力耗尽的两个人,紧紧相拥着睡着了,两个人的嘴角弯的像窗外的月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