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剑侯123 作品

第九章 高铁上的艳遇

    家入住後夏木又开启了没羞没臊的生活,不过男人嘛,骨子里总是好色的,更何况夏木在操弄柳青青时并不消耗体能对身体没什麽负担,所以这货一天玩个七八次都是少的,有些乏味之後又想开心一下,於是告诉柳青青自己要去魔都出差,时间一周左右。柳青青虽然不舍,但也知道男人工作重要,只得在床上更加卖力求爱。

  ……

  在柳青青依依不舍中,夏木登上去往魔都的高铁,车厢内明亮的暖光线让人很舒服,夏木找到自己的座位,一等座靠过道的位置,工作时间车上人并不多,夏木刚刚坐下,眼前再次浮现出一片烟雾:

  [高铁上的艳遇:享受一次完整的艳遇旅程]

  [任务奖励:精神属性+10]

  夏木有些为难,他并不是一个口若悬河的人,脸皮也有些嫩,去搭讪并拿下一个陌生女人这简直是地狱级的任务。思索间车厢里走上来一个女人,27,8光景,头戴黑色遮阳帽,身穿黑色修身连衣裙,连衣裙勾勒出性感线条,脚上踩着一双红色尖头高跟鞋,款款走来。

  夏木心中一动,这是个完美的选项,然而他还没有鼓起勇气搭讪,只见女人走近身边擡头看了下座位号,然後慢慢扫了一眼夏木下巴微微扬起,嘴角不可察觉的一撇,面无表情的坐在夏木过道对面的座位上。

  夏木好容易鼓起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,他是一个敏感内向的人,女人的想法大约能猜到:全身身家加在一起不超过2000元的穷屌丝还想搭讪我?!想到这,内心的欲望全无,被轻视的感觉让他心里不爽,索性任务不做了,伸手从靠窗座上的双肩包里拿出耳机插在专用播放器上,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假寐。

  夏木没有注意的是,此时坐在一旁的女人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,上车时夏木饥渴得眼神并没有让她意外,女人精心打扮不就是为了吸引男人的麽?至少对於她来说这是唯一的目的,只是扫了一眼男人身家暴露无遗,全身衣服加在一起不超过2000,没有项链纹身,普通屌丝青年,这时男人的目光在她看来就是冒犯了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?!轻蔑的看了下男人,让他收敛点就随意的坐在旁边。

  男人後续的神情让她很享受,一个男人的自尊心就这麽被戳破了。小子,知道摆正自己的地位就好,记得谢谢姐姐我,心里正得意着,想着待会再怎麽打击下男人,却不想被男人後续动作惊呆了,随意扔在里座的双肩包是GUCCI的,银灰色鱼鳞图案索尼耳机和专用播放器,最重要的是不经意间从薄衬衫袖口露出的腕表:低调的王者——百达翡丽5712R机械表,市场价格38万以上。

  女人的大脑顿时觉的缺氧,对面金光闪闪的一片,想起刚刚自己的态度,心里暗暗懊恼,老娘这次真的看走了眼,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玩扮猪吃老虎这套嘛?!看着夏木闭眼假寐,女人知道自己必须要行动了,不然等男人真的睡着,她就错过了这次机会。

  心中打定主意的女人,起身走到夏木旁边,伸手似推似抚夏木的手臂。夏木上身穿着衬衫,袖口卷起,感到小臂一阵光滑的抚摸,他睁开眼看到眼前一副灿烂到极点甚至谄媚笑容的女人,过了片刻他才反应过来这跟刚刚高冷的女人是同一个人,下意识的侧脸看去发现座位是空的,终於确定就是一个人……

  不等夏木开口,女人主动说话:“先生你好,麻烦能让一下吗?我是里面的座位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麽听到声音夏木有些失望,这声音虽然谈不上粗糙但远没有柳青青的声音精致,脑海中想着,身体还是下意识的回答:“哦哦!好的,您稍等”,说着收拾起里座的背包。

  女人紧紧盯着夏木的双肩包,似乎想再一次确认是否是真的,脑海里啪啪啪金钱的声音响起,最终收到一份答案:35000元,女人的笑容更加灿烂了。

  收拾好後,夏木提起包让出道路,女人轻侧身子,手扶在夏木座位上,缓步向里面挪去。香水的气味冲进鼻子里,有些浓郁。女人高耸的胸脯距离自己很近,似乎轻擡脸颊就能埋进去。鼓鼓的山峰从眼前移动吸引了男人的视线,女人嘴角轻轻翘起,接着似乎是被拌了一下,哎呀一声,女人扑倒在夏木的身上,胸脯将他的脸颊压在下面。轻微扭动下胸口後,女人立马起身,对着夏木道歉着:“不好意思,脚上没踩稳,对不起呀!”神情里没有什麽歉意,目光火热的看着夏木。

  “没事,说起来是我占了便宜”,夏木顺势回应着,“您不怪我就好。”

  “怎麽会,是我的错,你是去出差吗?”

  “是的,魔都那边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”,夏木乐的嘴里开火车,女人的主动他有些诧异。

  “年少有为呀!您是做什麽工作的?”

  “哪里哪里,您过奖,搞投资的。”

  女人脸上的妆有些深,深红色嘴唇,刻意修剪的眉毛,脸上皮肤很光亮,但不知怎麽觉的有些假。两人客套的聊着天,交谈中夏木知道女人叫沈佳,自称主播,在抖音上宣传衣服。

  谈着心,沈佳终於把话题引向夏木身上的奢侈品,“小哥哥,我们包包是一个牌子的呢!你包很贵吧?”

  果然!夏木心里总算明白过来,既然如此……“还好啦~不懂时尚,所以买个贵的不会犯错嘛!不像你们美女,穿什麽都合适”

  “嘻嘻,小哥哥嘴好甜,小哥哥手表好好看呀,什麽牌子的?”

  夏木心里撇了下嘴,你不早就知道嘛,嘴里还是客气的回答:“投资赚了点,做个纪念,百达翡丽的,还好四十万左右”

  “哇好厉害,哥哥打算在魔都待几天?有人陪你转转吗?”

  好麽~这会儿不“小”了,成哥哥了,夏木回道:“嗯,是要待个几天,不怎麽来魔都,不知道小姐姐愿不愿意陪我”

  “好呀!求之不得呢,我带你在魔都好好玩玩,有什麽需求都跟妹妹说”,女人眉飞色舞的说着,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在奢侈店血拼的场景,终场在一帮销售小妞的羡慕嫉妒的神情中飘然而去,表情愈发的妩媚和骚动。

  “我现在就有需求~”夏木露出淫荡的笑容看着沈佳。

  沈佳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,她打定主意要榜上这个大鱼,恨不得现在就脱光被操,男人的提议正中下怀,微微一笑,舌头舔了舔红唇露出饥渴的表情,嘴唇轻启:“小妹这就帮您解决一下,让你验验货。咯咯!”

  夏木对验货的说法很感兴趣,嘴唇呶了呶。沈佳会意的将头伸过来主动送上红唇,手伸到夏木的胯下隔着裤子轻轻抚摸夏木的下体。夏木蛮横的咬住女人的双唇,伸出舌头在女人的嘴唇上乱搅,鼻子里嗅到浓浓的香气,这味道初时觉的诱惑,慢慢就能感觉到一种风尘的气息,让人觉的香味的主人放荡风骚。舌头互相交缠在一起,夏木将自己的唾液输送到沈佳的嘴里,女人顺从的照单全收,不时的看到颈部吞咽。

  沈佳的手找到裤子的拉链,伸手进去将已经勃起的阴茎释放了出来,看到阴茎的全貌後倒吸一口冷气,这也太大了~这东西戳进身体会有多舒服!想着沈佳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湿润了。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,擡头看到车厢里零零散散的坐了几个人,车少人少,更是鲜有人来到一等座车厢。沈佳放下心来,连衣裙的吊带交叉挂在脖子上,她伸手将吊带解开,脱掉胸罩,露出奶子,拿起夏木的手放在胸上。然後低头俯身到男人的胯下,张嘴吞下阴茎,头上下摆动口交起来。

  奶子真大!这是夏木脑子里的第一反应,一个手掌压根抓不住,手像深入柔软的海洋,四面八方都是光滑柔弱的感觉。女人的口活很棒,阴茎被柔柔的对待,舌头从龟头舔到根部,又从根部回到龟头,像一只灵活的鱼儿绕着柱子旋转纠缠。

  女人不时吐出阴茎,张大嘴伸长舌头,眼睛看着夏木,舌头慢慢舔向阴茎,手攥成个圈,套弄阴茎。

  看着女人的神情,以及阴茎享受的服务,夏木心里突然冒出“专业”这个词汇。搞怪的伸手压住女人的头,肉棒向更深的地方插入。女人挣紮了几下,夏木依然没有松手,用更大的力气将阴茎插进最大深度,女人的嘴唇亲到小腹上,阴茎顶到了嗓子里。

  女人突然激烈的挣紮起来,夏木连忙松开手。沈佳猛地吐出阴茎,并激烈的咳嗽起来,唾液、口水从嘴唇滑落,扯起一根根透明的丝线,丝线的另一端连接着阴茎。夏木觉的自己有些过分了,担心女人会生气。

  却没想到,沈佳咳嗽了一会,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唇,对着夏木微笑一下,然後仔细的用湿巾擦拭夏木的阴茎,什麽话也没说。夏木明悟了,自己兜里的钱真的有着巨大的魅力。沈佳擦拭干净阴茎後,又默默的舔了起来,依旧面容娇羞的回看着夏木。

  “口活真好啊!起来做到我身上,我要操你!”夏木命令的说道。

  沈佳飞了个媚眼,“好的,主人”,声音很小,害怕引起车厢里其他人的注意,起身拉起连衣裙,露出两条白白的大白腿。

  夏木看着女人将裙子拉倒腰间,大腿小腹,白花花的肌肤让他眼晕。让女人保持站立,双手在女人大腿上抚摸,舌头在女人小腹三角形的区域舔了又舔,“来,自己坐上来!”

  沈佳没有说话,转身用屁股对着男人,手扶着阴茎用自己的小穴对准位置,轻轻坐下去。阴茎的尺寸还是超过她平常的接受能力,嘴里禁不住呻吟出来:“啊~”突然想起自己是在公众场合,忙用一只手捂住嘴,然而身体猝然失去一边支撑,是的,整个人向下坐了下去,阴茎顺势一捅到了底,“啊啊!!唔……嗯哼~”

  夏木笑嘻嘻的看着女人的囧态,挺起屁股抽插起来,女人再次捂住了嘴,担心啪啪声引来关注,夏木刻意的控制着速度,女人的小穴开始冒出大量淫水,每一次的拔出都会带出一部分液体,打湿夏木的裤子,夏木苏醒将裤子整个推到大腿,光着屁股干起来。高铁隆隆的前进声遮掩了这对野鸳鸯性交声音,偶尔有人走过,两人默契的紧紧贴在一起,女人用外套盖住两人的交合处,正开心时远处传来声音:“先生您好,请出示下车票”

  两人擡头看去,远处一个身材高挑身穿制服的列车员正在车厢一头查票。沈佳有些慌乱,想挣脱夏木的控制,暂时停止两人的性交,但是夏木的双手仍旧牢牢的从後面抱着她的腰身。

  “有人来查票了!待会再做!”

  “不要,别担心,没事的,到地方给你买包包”,夏木随口许诺着。

  不知道是包的诱惑还是男人的自信说服了沈佳,她重新摆动起屁股来,呻吟的声音也微微大了点,“嘶……好大!噢~好棒啊!啊……”

  列车员慢慢的走来,车厢里并没有太多人,不一会便走到夏木不远的地方,有些奇怪的看了下两人却没有多想,低头近前走到夏木身边:“先生,请出……”

  剩下的话被截断在了嘴里,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身材高挑的女人撅着屁股双手掀着裙子,双腿有规律的上下活动身体,白嫩的屁股下面一根黝黑粗大的阴茎在後面进进出出,她甚至看到阴茎上泛起的白色淫水,耳边传来女人压抑的呻吟声。这场景的冲击力太大,以至於她不知道该做出什麽反应,事实上这也是她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傻楞楞的不知道该干嘛。

  夏木看到列车员胸前的铭牌:李婷婷,看着她有些慌张,心里乐开了花,直楞楞的看着面前的姑娘。年龄很小,面容姣好,身高170以上,制服显露出修长的身材,夏木心里很喜欢,他一边看着李婷婷,一边操着沈佳,沈佳有些累,夏木将她扶正身体,翘起屁股,自己在後面抽插起来。充满欲望的眼神看着旁边的列车员,似乎操的不是面前撅起屁股的人而是侧面亭亭玉立的制服美女。

  沈佳看到列车员并没有说话,也没有制止,顿时放心起来,任由男人摆布自己,享受着男人操弄带来的快感,嘴里轻轻呻吟“嗯嗯嗯~啊……”过了一会儿内心荡漾的,随着男人的插进抽出,轻轻摆动什麽,轻摇玉颈,双眼含春的看着李婷婷,嘴里冲着列车员的方向呻吟:“噢~!好厉害!嗯哼~嗯!!啊啊啊啊……”似乎是在炫耀。

  李婷婷有些崩溃,面前的一对野鸳鸯面对自己,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变本加厉的冲着自己炫耀,脸都不要了!心里娇蛮的性格发作,本大小姐今天就看看你们脸皮有多厚!一屁股坐在对面的位置,近距离观赏了起来。

  不想有了看客,正在性交的两个人却觉得更加刺激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加大了幅度,呻吟声也变得大了起来。李婷婷有些生气,如此无视她让她心里很过不去,正待大声呵斥两个人让这两个知道点廉耻,目光扫过夏木的手腕,声音顿时被挡在了嘴里,一款手表显然她明白了这个奢侈品的意义,探寻的目光再次看向周围,背包、耳机、露出一角的钱包……

  沈默半响,李婷婷脸红了起来,再看男人的阴茎这次她的内心却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,有些期待也有些渴望,下体不自觉变得湿润。

  正在遐想的时候,广播突然响起:“各位乘客您好,列车前方到站S站,请下车的乘客做好下车准备……”

  李婷婷从幻想中醒来,脸颊红红一片,想起自己的职责,赶忙走向车门,路过时悄声说了一句:“快些操,马上有人来了!”说完李婷婷有些诧异自己为什麽说了脏话,没多想走开了。

  李婷婷的话像催情剂,两个人同时加快速度,夏木感到女人阴道一阵涌动,阴茎被突然夹紧,液体盖住阴茎的每一寸区域,耳边响起女人轻轻压抑的声音:“啊啊啊啊~我来了,我被肏死了,噢!!!!!”

  夏木阴茎突然硬起向前顶去,龟头喷射出大量精液,他也高潮了,沈佳被他顶的再次嗷嗷叫出声。顾不得许多,两人尽快收拾战场,提起裤子,放下裙子,地上亮闪闪的一滩水却是顾不得了。

  简单收拾好,列车开始减速,零星有人走过旁边准备下车,偶尔有人嘀咕:“这是什麽味道?”香水加淫水加精液的味道,夏木心里回答着。

  想到善後的问题,夏木揽过女人:“你活好棒,好刺激,爸爸很满意”

  沈佳会意的低声在夏木耳边呢喃道:“爸爸满意就好,记得到了地方好好补偿女儿哟!人家都被看光了”

  “嘿嘿放心,你先去卫生间,等会我过去,别关门,刚才没有过瘾,我要再操你一次”

  “大流氓,哇你又硬了啊!”沈佳手摸到夏木的胯下,发现还是那麽生龙活虎的,“好的,要被你艹死了呀!人家好害怕,求求爹地饶了我”

  “乖,宝贝,到了地方给你买个同款的女士表,好不好?”

  “好哒~爹地好棒!对人家好好,我在卫生间等爹地来草喔~”,说完摇摆着屁股走向卫生间。

  待女人走进厕所後,夏木立马收拾好所有东西,列车高高还未停稳,他走到车门位置,看到刚刚的“观众”正俏身立在开启车门对面的走廊处,周围空无一人,自信心大增的夏木笑嘻嘻的走了过去,“美女好巧,又碰到了,缘分这麽大不如认识一下好不好?”声音里有一种故作轻浮的东西,这时的夏木十足十的成了一个暴发户。

  火车即将进站,车身的抖动剧烈了很多,李婷婷的脸上露出一种厌恶,夏木流里流气的声音让她非常嫌弃,而且这个刚刚还在操另一个女人的男人,这会儿又像一只小狗一样来到自己面前求爱,这事真的恶心坏了!然而,她却并没有立马拒绝他,因为这会儿完全露出面孔的Gucci、百达翡丽疯狂的勾引着她,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好。

  夏木敏锐的觉察了李婷婷的态度,瞬间打回到了原形,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简直是屎一样的搭话表现。好在金钱带给他的自信心还是有所残留的,身子挺直立定,气质一变:“抱歉女士,看到像您这麽美丽的姑娘一时之间昏了头,对您的冒犯我很抱歉!”

  李婷婷的表情柔和下来 ,不管是否这份道歉是否合理,对方给了她一个台阶,也给了她一个当婊子还能立牌坊的理由,“谢谢您的夸奖,不敢……啊!”不知是否是故意的突然抖动的火车将女人推到了夏木的怀里。夏木这会儿绅士的揽着女人,数目直视怀中人儿的眼睛,两人眉目传情。

  “啊!谢谢您抱住我,要不然真的摔坏了”,李婷婷的声音娇柔妩媚,似勾引也似害羞。

  “那是我的荣幸,我叫夏木,能不能知道姑娘的芳名?”

  “李婷婷,火车要到站了,你在这下?”

  “是的”

  女人伸手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夏木说道:“呶~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记得联系我哦!”

  火车停稳,门打开了,夏木将手放在女人的屁股上,一边抚摸,一边向外走去,“肯定会的,能认识你这麽漂亮的女人是我的荣幸~”

  李婷婷白了夏木一眼,“我要工作了,再见。”似乎是想加重砝码,她踮起脚尖吻了夏木嘴角一下,然後脸红红的将夏木推开,立身在车门外,恢复工作状态,带着职业的假笑对夏木说:“先生请慢走”。

  夏木摆了摆手,有些不明就里的离开了车站,刚刚出站看到门口递传单的小姑娘,想起李婷婷从兜里拿出的写好的纸条,突然笑骂一声:“妈的!还是着了婊子的道了!”

  列车已经开向远方,此时车厢卫生间里等了很久不见夏木来操自己的沈佳,有些不耐烦的打开门,想催促下男人,伸头看去却发现座位上已不见了人影,快步走过去,座位上除了自己的东西,再无夏木的痕迹。心里有些惊怒,内心还是无法接受现实,擡头看到刚刚的列车员正带着嘲弄的表情看着自己,立时明白自己是被人白白玩了,一屁股坐下,银牙紧咬:“小王八蛋,别让老娘再见到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