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剑侯123 作品

第十章 应召女郎

    文说到夏木在高铁上白嫖了一把後,借机提前下了车,来到了S市,望着眼前车水马龙的大街,夏木一时之间竟有些迷茫,他此次出门本就没有目的地,下车也是突发奇想,此刻属实不知道该干什麽了。

  烟雾在眼前浮现:

  [任务完成,恢复力+10]

  看着眼前的字体,夏木心里若有所思,烟雾并不会干涉他的选择,只是告诉他一种可能性并用丰厚的奖励引诱他,这对他来说是好事,只是不知道为什麽会选择自己。看着太阳西行,阳光变的温柔黯淡,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。

  选中一家五星级酒店,按照地图给出的路线出发,依旧是公交车,始发站出行,车上人不算太挤,夏木找了个角落坐下,看着这个忙碌的都市与自己格格不入,一种懒散惬意涌上心头,偷得浮生半日闲大约说的就是现在吧~一个小时後抵达目的地的夏木悠闲地向酒店走去,酒店虽然坐落在距离闹市不远的地方,然而周围树木环抱,将都市的喧嚣隔绝在外,身处一片静谧中,低矮圆弧形迎宾厅的後面是高大的风帆状的酒店大楼,面前的湖泊将酒店装扮成一艘白色的帆船,高贵典雅。

  门口漂亮的女服务员有些诧异,少见走路来这里的,好在受过培训也没说什麽弯腰伸手为夏木指引方向,进门後跟随夏木脚步,随口闻着客人的需求,到达前台不等客人开口变将住宿时间入住需求告诉前台人员,前台熟练得到拿出房型请夏木挑选,一切都流畅舒意尽可能避免客人因不熟悉而觉的尴尬。

  夏木挑选了一个100平的大房间,每晚价格5000左右,办理入住後正担心找不到房间毕竟他是第一次来这麽高档的酒店,好在候在一边的迎宾女郎主动开口带夏木去房间。电梯里有着监控,夏木没有放肆,虽然眼前的女人确实养眼诱惑,格子状的工作裙虽然包住屁股,但里面的本钱实在够大,将裙子撑成蜜桃形状,双臂紧夹两侧,手挽在正前方小腹处,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,女人不时向夏木介绍酒店的便利服务,洗衣、游泳池、餐厅、酒吧甚至桑拿。

  听到酒吧、桑拿,夏木试探性的问道:“能不能按摩呢?”说完觉的自己指示的不够明显,又补充道:“我想放松一下。”

  电梯同时到了,服务员转过身面对夏木:“先生这边请”,脸上挂着微笑,嘴角弯的比刚才更厉害,似乎有种别的东西,边引领夏木边回答道:“先生,酒店有专门按摩的地方,位置很多。如果觉的公共场合不舒服,您也可以在自己房间里,房间里也有卡片,卡片上有电话,您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打电话”

  夏木觉的她在“任何”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,但又觉的没有,心里有些嘀咕,但房间到了,只得进入房间,随手从兜里抽出一张红色RMB,递给服务员作为小费,转身正开门,背後突然响起声音:“先生,如果电话里不能让您满意,可以联系我,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有什麽要求都可以打给我。”

  夏木转身看到服务员目光炽热的看着自己,接过卡片,卡片上写着:“张云,微信号123456……”

  看向女人离去的背影,夏木发自内心的崇拜起金钱来。进门看到一个豪华宽敞的巨大卧室,明亮素净,卧室尽头是一整个落地窗,非常有都市的气息。木制柜子隔开卧室与客厅,客厅相对卧室有些小,里面也只摆放了沙发书桌等,客厅的对面是一个样式齐全的浴室,玻璃封闭的花洒洗澡间正对着一个2mX2m的方形浴缸,看设计有四个座位,夏木对着浴缸幻想了起来……随手将包扔到床上,床头果然有一个小广告架,上面写着按摩等字样,下面是电话号码,伸手拿起座机按下号码,打了过去,片刻後电话接通。

  “您好,请问需要按摩服务吗?”

  一个女人的声音,年龄不大,夏木心想,“我需要女人!”

  对面并没有吃惊,依旧按部就班的询问:“请问您什麽时候需要?现在还是晚上?”

  夏木看了眼表盘,下午四点五十,“现在”

  “先生我们这边的业务都是高端的美女,价格2000到5000不等,偶尔也会有更高的,但是姑娘现在都不在,请问您需要哪一个价位的?”

  “一次的?”

  “是的呢先生,两个小时”

  “5000的吧,我想陪我到明天呢?”

  “噢!好的先生,时间有些久,需要……三万块先生”

  “好说,那你给我选两个身材高挑的漂亮的美女”

  “两个?哦哦,好的先生,您放心,姑娘到您房间,不满意我们再给您换”,对面的声音有些惊讶,也为成交一单大生意开心。

  “我不能选一下吗?”

  “抱歉先生,我们要保护姑娘的隐私,请放心,妹子们绝对会让您满意的!”

  “好吧!”

  “咦~先生,我们现在有一对双胞胎姐妹,身材好到爆炸,您想试一下吗?”

  “双胞胎?!这个可以,尽快来吧!哈哈哈”

  “好的呢先生,您稍等”

  挂上电话,夏木直接跳起来了,今晚有得开心了。躺在床上越想越兴奋,想着晚上该怎麽开心,邪火从小腹升起,小兄弟占了起来。夏木二话不说将自己脱了个精光,小兄弟一翘一翘的点头。

  等女人自己送上门的感觉是非常爽的,让他回忆起上柳青青之前的感觉,他期待着那蒙着蕾丝面纱带着妖娆感觉的敲门声,胸膛咚咚咚的跳动起来,心底一阵焦躁。

  夏木裸体在房间里甩着鸡巴走来走去,幸好房间对面是一片湖,不会有人看到,不然真的会让人当做暴露狂。时间过的有些慢,夏木坐卧不宁的在房间里上蹿下跳,简单收拾了下东西,将自己的包和衣服放好,贵重物品锁上,打开电视心不在焉的换着台。

  “叮咚”“叮咚”门铃响起,接着是轻轻的“咚”“咚”“咚”,敲门声。夏木蹭的站起,快步走向门口,快到门口时又刻意放慢速度,他在享受着揭开谜底的过程,就像慢慢掀开女神的裙子。门外传来稀碎的耳语声,隐约听见“是…房间……吧?”

  夏木伸手拉开一条门缝,门外消失,伸头看去,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站在门前,面容姣好,鹅蛋脸格外的精致美丽。後方女孩先开口:“先生是您叫的服务吗?”

  “是的,快请进!”夏木欣喜的说道,门被打开大半,夏木伸手邀请。两个女孩年龄不大,大约24、5光景,考虑着装的成熟实际年龄应该还要小一些,两人都是短袖上衣加百褶短裙,短裙下摆到膝盖以上十厘米左右,前面的女孩穿黑色的上衣,短裙是泛着亮色的灰色格子裙,後面的女孩则是白上衣白裙子,裙子下缘有一道黑线,脚上都踩着一双白色老爹鞋,青春的气息中露出一丝风尘。

  白衣女孩注意到夏木赤身裸体,捂着嘴笑着说:“你也太猴急了吧!”

  夏木抢上前不等女孩放下包,一把搂住女孩,下体在女孩的衣服上蹭起来。

  “啊!别这样!先给钱才行~耍流氓啦!”白衣女孩尖叫着。

  黑衣服的女孩已经放下东西,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,走过来:“先生,先送开我妹妹吧,让她先放下东西好嘛?如果您满意的话,要先付下钱才行的。”

  夏木闻言松开手,拿起手机转钱,讨价还价後转了五万过去。两人谈钱时,妹妹放下东西走了过来,伸手抓住夏木的阴茎撸了起来。夏木被女孩的主动撩的心思躁动,放下手机揽住女孩的腰吻了起来,黑衣女孩从另一边依偎过来,夏木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叫什麽名字?”

  “我叫钟雨,是姐姐,她是我妹妹叫钟雪”,黑衣女孩回答道。

  “那我尝尝姐姐嘴里的味道”,说完开始啃姐姐钟雨的嘴唇。

  妹妹钟雪套弄了一会阴茎,看到尺寸变大後,蹲下来一口吞下整个阴茎,刚吹两下,又吐了出来,伸手在夏木屁股上“啪叽”拍了一下,“臭流氓,你没洗澡啦!!!臭死啦!”

  夏木这会儿正忙着啃姐姐,嘴唇空不下来,嗓子里嗯嗯两声,算是回答。

  钟雪自顾自白了夏木一眼,又重新吞下他的阴茎,舌头在龟头上仔细打扫,裹了几下然後扫走龟头冒出的液体,臻首一前一後的抽动。

  姐姐钟雨有些惊讶妹妹的主动,尤其男人并没有清洗自己的身体,下体的味道肯定不好,小雪刚刚吐了出来却又重新含了进去,这不像以前的她,难道发现了什麽?想到这里,钟雨也主动起来,引导着男人的大手伸进T裇,揉搓自己的奶子。

  夏木感觉自己的阴茎被湿润包裹,一条柔软的舌头仔细打理自己的阴茎,女孩动作直接而且激烈,却又不会让你感觉疼痛不适,仿佛有一种正在操小穴的感觉,不,是正在操女孩的小嘴,“我要躺床上玩~”夏木提了提要求。

  三人转移到大床上,这是姐姐钟雨跪倒在男人的胯下替换了钟雪,姐姐的风格与妹妹截然不同,动作温柔儿缓慢,吹裹含舔每一个动作都轻柔和缓,好似在抚摸绝世瓷器一样,看到夏木饥渴的目光,钟雨吐出阴茎直视夏木的眼神,伸长舌头从阴茎根源慢慢舔到龟头,眼神充满了勾引和挑逗,夏木看的呼吸急促,牙齿轻哼中钟雨有一口吞下阴茎继续吹含。钟雪跳上床,岔开双腿跨在夏木两侧,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,将自己的下体一点点向夏木得脸靠近,嘴里笑嘻嘻的说:“刚刚人家吃了好久没洗的鸡巴,现在到你吃妹妹了~”

  夏木期待的看着越靠越近的小穴,舔了舔嘴唇。钟雪将小穴放在夏木的脸上,阴户隔着蕾丝内裤摩擦男人的脸,胯骨前後摆动。夏木身处舌头触碰女人的小穴。内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潮湿了,只是不知道是谁分泌的体液。感觉到自己下体湿透,淫水沾湿夏木嘴唇,钟雪弯腰下来咬起他的嘴唇来,仿佛想尝尝自己下体分泌的味道是什麽样子的。

  夏木被钟雪的淫荡撩的性起,下体不由自主的挺了挺,阴茎顶到了钟雨的喉咙,钟雨支撑不住咳嗽起来,缓过来後善解人意的给阴茎套上小雨伞,手捏着裙子对准鸡巴坐了上去。

  夏木先是感觉一个小巧的舌头外自己嘴唇下巴上舔弄,接着感觉到自己下体进入到了一片温润潮湿的地方,周围充斥着滑溜溜的粘液,耳边响起了女人的喘息声:“嗬~嗯哼……嗯——!噝……!好大啊!”钟雨灵活的提动下身,阴茎硬挺挺的立在那里贴心的进出女人的阴户,呻吟声连绵不绝:“噢噢~嘤!!嗬——!”

  钟雪有些诧异的看着姐姐,往常时候为了让客人更快的射出来,姐姐这会儿已经开始叫爸爸了~而现在莫不是真的被操舒服了?!钟雪有点难以置信,这鸡巴虽然大但未必会操的舒服,心里想着调转身体,头冲着性交交合处一路滑行而去,眼睛来到距离下体10厘米的地方,直勾勾的看着,姐姐粉嫩的下体不停吞吐一个浑圆的柱体,每一次吐出都会带出一些白色泡沫和透明的液体,不时有淫水溅到自己的脸上,让她感觉被插入的是自己,心里一阵又一阵的躁动和淫乱,下体分泌更多的液体更加湿滑,让钟雪内心更加躁动。

  夏木看着眼前摆放的小穴,小穴粉嫩,整个阴户被精心打理过,除了性起而产生的红色,没有太多深沈得色彩。小穴不时的吐出透明的汁水,有些淫荡。夏木伸手将钟雪双腿掰的更开,钟雪反而将阴户又向他伸了伸,手指分开阴唇伸了进去,里面到处的潮湿的液体,正待捅的更深些突然听到“啊——!”的一声尖叫,小穴轻擡一股急流喷涌而出,夏木被浇了个通透。

  交合的动作停了下来,钟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妹妹,此时钟雪双手捂脸脸埋在了夏木的小腹上,一动不动显然害羞了。

  “哈哈哈哈~”钟雨看着狼狈的夏木,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夏木呆了片刻也忍俊不禁,“哈~吓我一跳,来,让哥哥好好喂饱你!”

  “不要!好丢脸~”钟雪难为情的尖叫着,:“你操姐姐吧!我要去洗澡!”说完不等剩下两人有所动作,起身跑进了浴室。

  夏木跟钟雨对视了一眼,相互搂抱在了一起,“唔~老婆辛苦了,躺下肏你~唔唔!”

  “好哒~老公,老公握要亲亲~唔——”

  夏木将女人放在床上,男上女下的轻轻操着女人,女人呻吟着,夏木看着浴室虚掩的门,故意大声说道:“老婆!刚刚老公嘴唇上有没有什麽味道?!”

  “嘤~啊!老公好棒,老公脸上有骚逼的味道!啊——!老公,哪个狐狸精勾引你了?!啊啊——!”,钟雨很配合。

  “刚刚是有个小狐狸精呢!想让我肏她,结果不等我插进去,自己先喷了我一脸,老婆你不会怪我吧?”

  “嗬~嗬~嗯——不会~老公你活这麽棒!啊——!”钟雨被搞的语无伦次,“怪你!啊!这麽能干!你应该抓住那个小骚货,狠狠肏她,让她见识下我老公的能耐!啊——!啊啊啊啊啊!好棒!”

  钟雨被操的高潮了~夏木也觉的刺激,尾骨一阵热流。这时浴室突然窜出个身影来,直接跳上床,站到夏木面前,双腿分开露出小穴,“我才不是骚货、狸精,我是小仙女,快来给本仙女舔比。”说着就将阴户贴到夏木脸上,在他脸上一顿乱摆,淫水又一次把夏木的脸沾湿,夏木顺从的伸出舌头,女人的小穴在经过时仿佛找准了地方,直接停在在他的舌头上。钟雪不停的用阴蒂摩擦夏木的舌头,嘴里舒服的呻吟了出来“嗷~好爽,臭男人,臭乞丐爽不爽?舔仙女的比!啊!啊啊!”

  夏木嘴堵着说不出话,“嗯嗯”的回应,看钟雪越玩越开心,夏木索性从钟雨体内抽出阴茎,抱紧钟雪,将她压倒在床上,钟雪尖叫着反抗:“啊!臭流氓强奸啦!乞丐*奸仙女啦~啊啊啊——!”夏木蛮横的分开她的双腿,插进去,一捅到底。

  “噢!噢~!舒服!果然好舒服,怪不得姐姐被你操爽了!”

  “你个小浪货,哥哥现在喂饱你!”

  “啊——!对,我是浪货,我是骚货,快来操我的小穴,人家小穴好痒!啊啊啊!好大!肏的好舒服!”

  躺在一旁的姐姐钟雨,看着两人又陷入癫狂,起身跪在夏木身边揽着夏木的屁股,含起夏木的乳头来。

  “噢!噢!老公你好会操,你操完姐姐还要操妹妹,姐妹俩都是你的了!啊~”

  钟雨无语的看着妹妹,“喂!你个小浪蹄子,自己发骚不要带着我”

  “啊~!老公,你大老婆不服气,快点操我,待会再操死她!”

  “不~我想现在就操她!”

  “啊!!别!不嘛!老公你现在干我,干我,用力干我嘛!人家还没爽呢!啊——!”

  “喂!钟雪!你今天浪疯了你!”

  “你爽够了当然这麽说咯!噢~!老公好棒!再来~啊!老公我要来了!我来了!啊啊啊啊啊!!!”

  “我还没来哟~让你勾引我,今天干死你!”夏木故作凶狠的说着。

  钟雨看到夏木还是生龙活虎的,而自己的妹妹跟烂泥一样躺在床上,有心帮忙。便下床俯下身子,来到夏木身後,看到夏木阴茎在钟雪小穴里进出,脸贴了过去,伸出舌头舔夏木的阴茎和阴囊。夏木感觉到自己进出小穴似乎变长了,紧着阴囊被人舔动,顿时明白是钟雨在舔两个人的交合处,心头火热起来,然後感觉到钟雨的手伸到了自己屁股後,心中正猜测这是要干嘛,菊花一紧,女人用手指扣弄抚摸起来。夏木第一次被人这麽玩,而且是被漂亮女人玩,精关大开,喷涌而出,阴茎性起整个捅进钟雪身体,整个人也瘫倒在床上,钟雪被搞的尖叫“啊啊啊——!好大,撑死了!捅太深了啊!嗯哼!噝噝!啊——!”

  夏木对钟雨招了招手,钟雨温顺的爬过来,夏木看着两个女人,躺在一起,享受高潮的余韵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