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小城 作品

第 5 章

    

  电动玩具的声音伴着抽插时与爱液的撞击声,不断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,然后反应在我手上,我下身涨的通红,青筋都暴露出来,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强烈。

  妈妈躺在床上,眼睛紧闭,她还以为床上的男人是爸爸,所以根本没有任何防备,发出阵阵激烈的喘息。

  几分钟后,舅舅突然将电动玩具抽出来,手上的动作猛然加快。

  妈妈的身体突然在床上颤抖起来,电动玩具依然发出嗡嗡声,在她高潮的过程中依然在刺激着她的穴口,爱液完全喷发,整个床单都被浸湿了。

  我此时瘫坐在衣柜中,脸上露出满足,这么一瞬间,我和妈妈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
  我趁着舅舅回房间的时候,从柜子里跑回房间,我刚进到房间,听到隔壁关上房门的声音。

  想到今天还差临门一脚,心里十分的痒痒,但是我知道我还需要再等等,妈妈应该知道是我在和她纠缠。

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妈妈依旧很平常的喊我吃饭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挫败。

  舅舅和爸爸正在客厅说话,见到我出来,舅舅夸赞我以后是个栋梁之才,我看着他一脸正气的样子,实在将他和昨晚上那个猥琐色情的男人挂不上边。

  今天舅舅要带我们去北京转转,妈妈和舅母吃过饭回房间换衣服。

  出来的时候我们三个男人眼睛都直了。

  妈妈今天穿的是旗袍,她肥臀细腰加上丰满的胸将旗袍穿的很有韵味,下面开叉露出一双雪白的腿, 那个开叉应该是被妈妈缝起来了,不然应该能够开到大腿。

  舅母穿了一件职业装衬衣,衬衣根本包裹不住她的大胸,扣子几乎要撑开。

  见我的眼神看她,舅母还故意过来蹭蹭我的胳膊:“小城觉得舅母好看吗?”

  我讪笑连连,想到昨晚上我们俩出格的事情,何况舅舅还在这里,我不敢放肆,更何况在我眼里我妈妈最好看。

  我看妈妈,发现舅舅的目光 直放在妈妈身上,那双眼睛瞪圆,恨不得在胸上盯出一个窟窿,我心里冷笑,恨不得将舅舅的眼珠子扣掉。

  我们出发到了山上,收拾了下准备露营,东西带的齐全,就是需要一些树枝生火,我和舅舅舅母一起去捡树枝。

  等走了一会儿,发现和舅舅舅母走开了,我就捡好了树枝准备回去,在回去的路上,看到舅母舅舅在吵架,我藏在一边听着。

  “昨天晚上很开心吧,终于把你念念不忘的表妹睡了,不知道你有没有把你那个表妹插得淫声浪叫,哎呀!我忘记了你没有那个能力。”舅母冷嘲热讽的说道。

  “你胡说什么!”舅舅压着声音吼道:“我又不是没让你舒服!”

  “还说呢,你那个妹夫性能力也就和你差不了多少,最后拿着按摩棒才让老娘舒服!”

  我听的晕晕绕绕,难不成昨晚上舅舅对妈妈做那事的时候,爸爸也在对舅母做那种事情?

  “今天晚上有你好受的!”

  “我倒要看看你们拿什么让我好受,拿你们俩那根不中用的东西吗!我倒是觉得小城不错!”

  “你个荡妇还想着小城!”

  我听完心里不由开心,我那个东西可比他们俩大多了。

  不过,今晚上他们想干什么?

  我见舅舅舅母越吵越凶,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劝一下的时候,舅舅突然将舅母按到在地上。

  解开皮带,将乌黑拇指大的东西就塞进舅母嘴巴里,刚刚还霸气凶巴巴的舅母,立刻摇着屁股张嘴含住了那个东西,不时的吞吐。

  在舅母的努力下,舅舅的那个东西渐渐的长大,大了之后虽然和我有些差距,但是还算可以,舅母一边给他口交,一边夹着屁股,嘴里呻吟着。

  我知道她这种性欲强的女人已经水流成河了,舅舅也闭着眼睛享受,用手解开舅母的衬衣,一对饱满硕大的胸脯跳了出来,在空气中抖动了几下。

  “老婆,你好骚啊,爽的老公好舒服!”舅舅伸手将那大胸脯揉捏成不同的样子。

  舅母的屁股摇的更厉害,嘴里塞着东西还不时的浪叫着。

 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,却不小心踩到了树枝,一声脆响,舅舅舅母也慌张的起来提上裤子,我吓得扭头跑回了我们露营处。

  生上火,舅舅舅母也回来了。还问我去了哪里?找了一会儿没找到我,我道了歉,就去找食材。

  结果发现他们带了很多酒,妈妈酒量不好,沾酒必晕,今晚上爸爸和舅舅想的什么,我也猜到了。

  “小城,你怎么了?”妈妈走过来站在我身边,我抬头看去,透过那个开缝的地方,一路延伸看到妈妈的内裤,妈妈今天穿的是粉红色的蕾丝内裤,妈妈的阴毛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,不少都从蕾丝里钻了出来。

  我不由得痴迷,妈妈温柔一笑,平和的道:“赶紧拿东西,大家都饿了。”

  妈妈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离开,而是将头发挽在耳后,若有若无的将腿挪开一点,这下让我的视线更加没有遮挡了。

  茂密的毛发几乎完全覆盖了阴部,只有一个肉点从毛发中脱颖而出,同时粉色的蕾丝内裤上面好像有点湿,我心中不由兴奋,妈妈竟然被我看湿了!

  我目光一直不愿意转开,直到父亲过来我才拿着食材过去。

  烤好东西,开吃之前舅舅拿了几瓶酒过来,他们首先就是要灌醉我,毕竟只有我睡着,他们才好进行计划。

  我的酒量在大学里养的很好,喝了两瓶就装作喝醉倒在地上睡觉,舅舅还特意拍了下我的脸,喊了我几声我没有理他。

  这下舅舅又开始喊我妈妈喝醉,妈妈虽然百般阻挡,但是还是小抿了几口,不一会儿就有些晕乎乎的。

  这个时候我偷偷睁开眼睛。

  妈妈喝的脸色陀红,目光迷离,坐也坐不住的样子。这个时候舅舅忙关心的靠近,抱住她,双手抓在妈妈的胸上,一脸关心的问道:“表妹, 你没事吧?”

  “表哥,我有些晕。”妈妈捂着额头,脸上开始出了薄汗,她浑身发热,不时的扯着自己的衣服,身体也不时的朝着舅舅身上蹭。

  这时我才知道,舅舅为了得到妈妈,在酒里也下了催情药。

  另一边也响起了呻吟声,我偷偷调换了一下方向,却见一向迂腐板正的爸爸此时抱着舅母的胸嘬的正香,他叼着一个红艳艳的乳头,一只手在舅母的胸脯上大肆揉捏。

  “你好坏啊,都弄疼人家了~”舅母娇嗔,她微昂着身体,将两团大胸往爸爸嘴边凑,双腿之间夹着自己的手指,不时的进进出出,带出来不少的淫水。

  “骚货,你真是太骚了,我恨不得操死你。”爸爸狠狠说着,将皮带抽出来狠狠的抽了下舅母一下,舅母洁白的身躯上立刻出现一道猩红的印子。

  舅母被打蒙了会儿,回过神来舅母兴奋的跪趴在地上,像一只小母狗一样摇着那个硕大的屁股,淫水顺着双腿滴在地上。

  “啊!打的好棒,妹夫,我是你的母狗,我是你的奴隶,打我好好的打我。”